十指连心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市州 > 湘西新闻
2019-01-09 16:33:33 来源: 当代商报    编辑:张可杨

 临近过年,我又开始忙碌搬家了。锅碗瓢盆,连坐的板凳和棉被都要带上,年年如此,虽然很累但心里却如喝蜜似的。娘的爱,娘的牵挂是我一辈子最暖的阳光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 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 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无论是天晴还是雨雪天,娘都会在天麻麻亮时站在村口等我们。娘明明知道我们没有那么早到来,但她还是早早地去村口等。清晨路过村口挑水的人都会跟我的娘打招呼,问是否老幺今天回来。娘总是声音很响亮地回答:“嗯,一会儿就到家了。”村人说,每次见我的娘那幸福劲都如花开似的。娘怎么不幸福呢?她一直最牵挂又引以为豪的,在城里当记者、当作家、当大学研究员的老幺还有她最喜欢的大孙子要回来了。当然最引以为傲的还是她在大学教书的儿媳,虽然相处时间不是很多但婆媳关系不是亲母女却胜过亲母女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没见娘,我心想今年娘的身体大不如前了,一定坐在家门口等我们。进了家门只见娘一人坐在火坑旁烤火,一脸不高兴的样子。叫娘,娘没应声,我的妻子叫娘,娘依然没应声。直到我的儿子叫奶奶,娘才阴转晴天回应着。晚饭后,妻儿去二伯家看电视。自从八年前,娘患了一场大病后就去大姐家住了,但过年一定要在自己的家过,按娘的话来说:“叫花子都有个年三十夜。”妻儿刚离开,娘就开口责问我:“你大哥病得这么严重,你都没送他去医院。”我意会娘的话,是娘想多了,虽然大哥是个苦命的人但他有个孝义的女儿。我如实地说,大哥是才从医院回来。娘听了长长舒叹一口气,接着又问:“听冬伯娘讲,你大哥患的是癌症。”娘有严重心脏病,一直靠药物维持着。我担心娘接受不了,所以对娘说了个善意的谎言:“她瞎说,我大哥只是患慢性胃肠炎,医生都说只要好好配合治疗一定能好的。”娘如释重负地叹气一声,连说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随后,娘又叮嘱我:“老幺,兄弟姐妹几个你最有本事,如果你大哥没有钱,你一定要幇你大哥筹钱,你们只有这辈子是兄弟。”我点头应许着。这时候,娘的话题才转到我身上,关心我在外面做事的得失喜乐,关心着她孙子的学习情况,当然说得最多的还是让她最满意的儿媳,告诫我是上辈子修来的福,才遇到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媳妇。娘的意思是警告我莫黑心,干了对不起我的妻子的事她定饶不了我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 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 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夜里头,我告诉妻子娘生气的原因,妻子听后感叹:“娘和大哥的脾气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明明彼此那么牵肠挂肚可又偏偏互拗劲。”所言极是,每次大哥给娘送年肉,娘总没有给大哥好脸色,事后逢人娘总不厌倦地指着炕上腊肉说:“这头是我大儿子送的,那头是我二儿子送的,中间是老幺称的。”每次住院我问是否要通知大哥二哥,娘总说:“他俩翅膀硬了,哪还要我这个没有本事的娘,不要告诉他们,我要看看他们是挖得金猫儿还是刨得银鸡儿。”如只是说说就算了,每次我那两兄长来看她,娘总把脸耷拉得老长,气氛老尴尬的。然而,每次两兄长打道回府后,娘总催我打电话问是否回到家了,担心着他俩。有时人的感情就是这么怪,明明是心头肉却又为鸡毛蒜皮的事挑理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娘为人很要强,对子女也一样。姐来电话,说娘感冒发烧打了半个月针都不见好,我和妻子担心娘小病拖成大病,决定把娘接到城里大医院好好检查下。或许是舟车劳顿,半夜里娘的病情突然加重了。娘躺在床上抓着我手说:“娘这次真的要撂你了,你一家好好的,娘没有啥好牵挂的,你给你大哥二哥打个电话。”这是娘生病首次主动叫我通知我两个兄长,一定是因为身体异常不适,有一种到了紧要关头的直觉。我心里非常发紧,紧得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来,心怕那个力不从心的时刻到来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因一场重要采访,我没来得及续费。临近中午时,护士来催交款,并威胁不交费立马停药。小侄女疑惑说:“我小叔不是才交两万吗?刚过三天怎又要钱了?”护士没有好口气说:“一天要七千块,现都欠一千块,你赶快通知你大人来交费。”一语激千浪,娘说什么都不肯住院了。娘是怕拖累我,尽管我再三解释说可报百分七十但娘铁心要出院。见我娘没有半点让步,一个医生悄悄告诉我,我娘的病情已稳定,而这病不可能彻底治愈,以后得长期用药吊着。其实几天前就可以出院了,是院方领导打招呼叫我们多拖几天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娘多年养成的习惯,小病挨,实在挺不过才会去看医。况且娘这一辈子都没踩过学堂,大字不识几个,用药注意事项确实让人不放心。要娘进城与我们一起生活比登天而难,按娘的话说,这是一种变相的囚禁。俗话说:“久病无孝子”,况且兄弟姐妹按轮总有疏忽。大姐主动提出让娘去她家住,大姐照顾娘绝对可放心,她和大姐夫不仅孝心有加还为事向来周全。二哥和二姐也同意,娘脸如苦瓜打结似的不高兴。湘西有句谚语:“灰不沾墙,女不养娘”,娘有儿有女,老了却沦落到住女儿家过日子。娘见大哥反对露出欣慰的眼神,但娘为了让我这个老幺安心在外做事还是答应去大姐家住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正月初三,大哥的病情突然加重又去医院了。陪娘过到初六,返城的日子又到了。娘一把抓住我的手说:“记得去看你的大哥。”那霎那间,我见娘眼噙着泪水,和她说:“娘,放心,我一定去。”站在旁边的妻子见状也说:“娘,放心,我一回到城就去看大哥。”“好,好。到时给娘来个电话。”这是娘第一次要求我来电话。“娘,别太担心,大哥会好的。”我安慰着娘。“会好的,会好的。”娘嘀咕着转身进屋去了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光阴如梭,一晃就到四月初了。大姐来电话说娘老吵着要回家,希望我好好劝劝娘。好话说几箩筐,可娘就是一句都听不进去。一急,我脱口而出大哥的病情,叫娘莫添乱了。果然娘在电话那头没出声,随后便挂断了。两小时后,大姐来电话骂着我,说我把娘吓傻了。心病还得心药医,恰好大哥病有好转在家休养。大哥到来,娘的痴呆一下好了。娘在电话中告诉我,说大哥病好了,叫我不用担心屋里头安心在外做事,并嘱咐做事一定要凭良心。娘一直告诉我:“良知如太阳的光辉,照耀万物,千古不变。”让我们兄弟姐妹明白干大事就是“心即理”,流大汗就是“知行合一”,成大业即为“致良知”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突然,一天早晨娘来电话说昨夜心慌睡不觉,大哥可能出事了。没想到刚挂电话,大哥的电话就打进来,说他昨晚差点过身成了孤魂野鬼。还说,他的病好不了要回家,并提出要见娘最后的一面。不知是人真有第六感觉还是母子连心。虽然担心娘受不了但这很有可能是大哥的最后的请求。大哥一下子老了一大截,全身差不多摊放在沙发上。母子俩只是牢牢抓住彼此的手,谁也不言语。突然间,我感觉屋子里的灯昏暗得让人心无抓挠。最后还是大哥先开言:“娘,对不起。”此时,我见娘早已泪流满面了,“不会的,不会的,你不会走到娘前头。你一定要好起来,听到了吗?”说着说着,娘晕过去。待娘醒过来时,娘已患上选择性失忆。此后,娘头发全白了,腰也驼了,行走得拄拐杖才稳了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怕娘承受不了“白发送黑发人”的痛,我们兄弟姐妹对娘决定瞒着大哥去世的消息。眼看年关近了,怕大哥的事瞒不住,我央求娘进城过年,娘见我说得有道理,于是点头应许了。我还在庆幸自己小聪明得成,大姐就来电话说娘突然走不得路了。我和妻儿匆忙赶过去,发现娘已经不认得人。我连告诉娘四五次,娘才知道是我。娘伸出手抓住我说:“老幺,带娘回家。”见娘一颗颗老泪滚落,我知道是该带娘回家。老迈力衰的娘已是灯油耗尽,无论谁,无论什么办法,都是回天无力了。我强忍着泪说:“娘,我们马上回家。”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回家第二天早上,娘告诉我,昨夜我的爹开了一辆车叫她上车,车上有我的爷爷奶奶,还有我的大哥。问我,我的大哥是否死了。我知道再不向娘坦白怕以后没有机会了,可话到嘴我还是选择隐瞒。我知隐瞒娘是我的大不孝,但相信娘会看在我良苦用心谅解我这不孝。娘又说:“娘走后,家不能散,你们兄弟姐妹五人要团结,相互帮助。钱是人找的,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你的大哥病治好,你们只有这一世的兄弟。”娘的牵挂,如岁月般绵长,我相信大哥泉下有知该暖融融的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初三早上4点多,娘说话开始颠三倒四。一会儿说我爹的车子停在屋外头,是来接她的,叫我招呼我爹和我爷爷奶奶进屋吃饭。一会儿骂我爹一辈子不做主,明知上车就回不来还让我大哥上车。娘越讲越生气,直呼我爹的名字,说她拼上老命也要把我的哥扯下车。此时,我只能顺着娘的意才能平服娘,告诉娘莫焦急,我现就去把大哥拖下车。娘听了便抓住我的手说:“老幺,你平日最听娘的话,一定要帮娘。”我点头应声:“娘,你歇一会儿,我现就叫大姐、二姐和二哥一起去拖大哥。”果然娘平静了下来,一会儿又睡了。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日上三竿,娘醒来说饿了,可刚吃一口就吃不下了。接着又开始说胡话了,一会儿骂着我的爹不做主,一会儿说我爹的车快要开来,催着大哥快下车。凭我在旁怎么喊,娘仍没在胡话中清醒过来。片刻,娘的手舞动起来,不停地说:“不准开,大儿子不下车就不准开。”可能是我的爹不听娘的,娘正在与我的爹在抢方向盘。我怕娘伤着自己便握着娘的手,这时娘央求说:“爹娘快放开我,这车不能开,你大孙子还在车上。”娘一定以为我的爷爷奶奶向着我的爹。或许,是娘孤立无援,她想起她的老幺。老幺说过要和她另三个孩子帮她,帮她把她大儿子留在人世间。娘豁出全身的劲儿大喊我名字一声便去了,世界上最疼我的娘永远的去了,留给我只是无尽的思念……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文/符云亮1QS大商网-当代商报

热门推荐
当代商报网 版权所有 当代商报社 主办 当代商报 国内刊号:CN43-0022 国外发行代号:41050W
总机:4008501815 转分机:1-新闻热线 2-值班编辑 3-广告合作 4-投诉建议 5-综合业务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伍家岭南建湘新村88-89栋当代商报报业大楼四层 (410000)
Copyright@1999-2014 ddsb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机构 湘新网备0908-0213 湘ICP备16014431号